农村高中面临的尴尬

  


  高中读书成绩好的,不管你穷还是富,每期都有钱补,这在一些农村高中成了一个不是秘密又是秘密的秘密。比如2012年就有中国建设银行“建设未来资助贫困高中生成长计划”,每人可以获得1000元,本来计划的初衷应该是资助那些贫困高中生中品学兼优的学生吧。但是实际上资助的这些农村高中学生中,有的家庭根本就不贫困,只是成绩很好,他们中一些人,在他们被招进学校就已经由学生承诺了,每期都要补一些“生活费”给他们。


      这样的承诺是怎么来的呢?这还得从当下这个高中教育大形势说起。现在的农村中学都面临着一个普遍的问题,没有生源就没有学校的优势生存,目前家庭好,学习成绩好一点学生都想读名校,这正如师资向名校“一江春水向东流”一样。现在的贫富差距也同时孕育了“贫富不均”的教育,一个市,往往最好的是一中,也是学生和家庭最想去就读的地方。同样的,一个县最好的一般是一中,也是学生和家庭最想去就读的地方。都想进师资好环境好的地方,那剩下的这些二流甚至三流四流的农村高中,就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境地了。虽然现在提倡素质教育,但是现有的社会氛围和体制,仍然让中国这种教育换汤不换药,说到底,家长和社会关注的仍然是你这个学校考了多少清华,多少北大,考了多少一本多少二本,简单干脆点来说还是应试教育的坯子。于是这些农村高中为了招到生源,特别是好的生源,不惜学校之间互相挖墙角,并且还在不同的乡镇划分势力范围,有的学校甚至还有专门招生的教师,有的还专门设置了本校招生办主任,即使这个主任本地教育主管部门不会认定。只要是招到了好生源,学校就是物质金钱奖励这些招生的相关人员,其中包括这个学生原有的班主任什么的,俨然一副现在职业大专院校招生的架势,可以说一点也不逊色。


     比如,为了招到一个尖子生,甲农村中学三顾茅庐答应免他的所有学费,还每月补200元生活费,并且把他放在这个学校最好的实验班里;乙学校也是市重点,自然不甘示弱,为了吸引这个尖子生,自然也是三顾茅庐以至四顾五顾茅庐,并且提高价码,首先全免学费,其次,每月生活费300,还有就是上面所说的这个中国建设银行“建设未来资助贫困高中生成长计划”的票票,这个尖子生也可以瓜分,不官他贫困与否。而接下来的丙农村高中也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自然会动用己有所有筹码,比如这个尖子生的某某姨妈,某某姨妈的舅舅的小舅子的姐夫,或者是干脆在甲乙的基础上再加点筹码,考上清华、北大再奖10万,考上国内除清华、北大的前10名大学奖励3万……


     这样,农村的这个招生就无形中形成一个他们说的市场,很形象,有的农村中学干脆称呼为招生市场,在他们眼里这是一个没有硝烟胜似硝烟的战场,不仅关系到学校的命运也关系到领导们的前途还关系到所有任课教师和诸如学校电工,学校木匠、花匠们的奖金,原来叫奖金,现在有个流行的新名词叫津补贴,不过现在只限制在高中以下的中学和小学发放,而高中只参照这个标准发给高中教师,但是这些用来发的票票怎么来,就只能靠来读书的学生交的学杂费里来。因为没有学生来读书,那么这个农村高中就没有多少收入,现在大家知道的,物价比10年前涨了几倍,但是教师的基本工资还基本停留在10年前,没有学生来读书,那么教师和相关职工的课时津贴就没有多少着落。于是乎,要想照到生源,就只有挖到好生源,考几个名牌甚至清华、北大什么的,提高社会知名度,这样就能吸引到生源。为了吸引到好生源,就得出卖一些其他学生的利益,于是就发生上面那一幕,把本来用来资助贫困学生的票票用来不分贫富平均发放给原来那些高份考进的学生,这不是公开的秘密,是家长和学校,当事学生和学校的承诺的兑现,但是对于那些真正贫困又还贫学兼优的学生来讲,却是一种被忽视的秘密,这对他们又显得不公平。


    在整个这个资助贫困的分配过程中,学校扮演了一个很尴尬的角色,把本来属于真正贫困又还贫学兼优学生的权利给几乎变相剥夺了,这不能不让我们对教育的公平性来一次重新思考。

灯光如豆

                                         灯光如豆



                                                                         向光辉
  那是多年前一个下雪的冬天,前后快一个星期了,几乎天天下雪,让人冷得难受。但是我们依旧要如期去上学,不能迟到,不能早退。
  一天中午午休,我踏着雪和山路从三里外的学校回来,由于积雪太深,我还没到家,鞋子就已经湿了,那钻心的湿气和寒一个劲地往我体内钻。我不由得拉紧了衣服,一路深一脚浅一脚好不容易回家。一到家,我便翻箱倒柜地找衣服,可左翻右翻也翻不出一件合适的毛衣服了。
  这时,奶奶走进卧室,一看我的脚湿了,全身还在微微发抖,奶奶心疼地说道:“快,在里头加件毛衣,会暖和很多的。”奶奶边说边帮我找。“不要找了,奶奶,没有合适我的毛衣了,那些都小了!明天让妈妈帮我去买件毛衣吧。”一个学期,我的身高像山里的竹子春天拔节,原来的毛衣,我一件也穿不进了!“那怎么成,买的毛衣不暖和,哪有自己织的好。放心,奶奶现在就去买毛线,后天一定给你一件暖和的毛衣。”奶奶说着,便往外走,准备去买毛线了。
 “后天就给我?您是在说笑吧?一件手工编织毛衣工程量有多大,我也不是不知道。一个人织,最快也要个把星期。”
  “还要个把星期呀,你都得冻坏了!放心,奶奶一定早晚赶工,让你早一分钟穿上毛衣,我就安心一分钟。”
  我心里头微微一震,这时,我发现平日这个爱唠叨的老人竟是如此的疼爱自己,奶奶的爱很多,但平日里我就不能发现,我只顾自己吃喝享受,读书又不用功,却没有看到长辈们是多么辛苦,想到这,我一下子感到自己真的好自责!
  把鞋子烘干,奶奶也回来了,饭都顾不上吃,奶奶便一心开始织毛衣了。我坐在椅子上,看着奶奶一针一针地织着,发现她真的好伟大,从小到大,我穿得毛衣几乎都是奶奶她织的,奶奶织的毛衣软和、舒适,更重要的是比买的暖和、实惠。奶奶带着老花镜,手也自然不如以前那么灵活了,一针又一针,似乎很吃力了……在奶奶的催促下,下午我去了学校。
  在放学的路上,虽然很冷,虽然雪很深,但一想到奶奶饭都顾不上吃,只为了给我织毛衣让我暖和,我就不感觉到冷了,心里感觉有一股暖流在流淌。我想,那就是奶奶传递给我的温暖吧。一回到家,我发现奶奶手上的新毛线衣变长了,看着新毛衣,真的让人很高兴。吃晚饭的时候,在我和妈妈的劝导下,奶奶吃了几口饭。但是奶奶吃了几口,便又去织毛衣了。
  半夜起来上厕所,几乎是我的习惯了。那天,凌晨2:35,我依旧是上厕所,上玩厕所准备回房间,偶尔看到奶奶房间里有一缕如豆的微弱的灯光透了几点出来。奶奶平时睡前都会关灯了的,出于好奇,我轻轻地推开一点点奶奶的房门,看到的这一幕让我心痛——寒冷的下雪冬夜,奶奶坐在床上织着毛衣,旁边还亮着一盏小小的台灯,原来奶奶怕我们发现她这么晚还织毛衣担心,她便只用这个小灯亮着,我鼻尖一酸……,
  果然,两天后,奶奶一脸疲惫地送给了我新毛衣。接过奶奶的毛衣,一股强大的暖流在我的心海涌起,这个冬天我不再寒冷。

《搁浅寂寞》——写在高三新学期之际

 



 


    ——写在高三新学期之际


 


                  上官西泉(向光辉)


 



 


秋水无痕,寂寞漫入心境之堤,镌刻凹凸苍凉。


 



 


静谧星月,俱寂万籁。


晶莹雪,月夜林,千年孤寂无人问。


蝶翅舞,花纷飞,一缕清风有云知。


 



 


凭窗自问:“寂寞何物?”


孤鸿作答:“谁见幽人独往来?飘飘孤鸿影。”


落花细语:“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沙鸥长啸:“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划上一道道深深的沟壑,在红红的心窗,寂寞无法磨灭,挥之不去。


亮出一道道夺目的闪电,在仰望的眼眸,翅膀已经起帆,风雨何惧!


 



 


暮鼓晨钟,青灯黄卷,俗世独自归处,寂寞养华颜。


太白一声长叹:“古来圣贤皆寂寞!”


太公却抛出一杆“鱼钩”,默默等待“无鱼问津”的寂寞


 



 


孔明蜗居山野,持守一份淡然;


困自己于深山之茧,演绎一段三分天下的神奇蝶变。


树人“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春秋”;


笔下迸发晴天之惊雷,刮起一股救国图存的红色旋风。


 



 


那些寂寞侵占的似水流年,


那些难以忘怀的如烟过往,


那些靠内心之灯照亮黑暗寂寞的红色心窗,


终归在我们的脑海站立成一道无法忘却的风景。

给母亲之歌(外一首)

给母亲之歌(外一首)



 


向光辉


 



春天,我写一首诗


用枝头嫩黄的柳芽作笔尖


让淅淅沥沥的小雨来泼墨


谱成一首“青春进行曲”,献给党


献给我的母亲


 



夏季,我写一首诗


用荷间昂扬的莲子作笔尖


让银光闪闪的水珠来泼墨


谱成一首“生命进行曲”, 献给党


献给我的母亲


 



秋天,我写一首诗


用田野金黄的谷穗作笔尖


让晶莹清亮的晨露来泼墨


谱成一首“丰收进行曲”, 献给党


献给我的母亲


 



冬季,我写一首诗


用天空飘舞的雪花作笔尖


让悠然恬静的溪流来泼墨


谱成一首“浪漫进行曲”, 献给党


献给我的母亲


 



我的诗饱含着感激


我的歌充满着快乐


如今装订成册


在九十诞辰之时,献给党


献给我的母亲


 


母亲


 


奶奶有多大年纪了,换乳牙的儿子


问他年轻靓丽的母亲


 


和你妈妈同岁呐,靓丽的笑靥灿烂如玫瑰


妈妈呀,你真逗!爸爸和你是同年生的呀


 


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


那次红歌会大联唱,你们不是这样


放声来把歌唱


 


是啊,是啊,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


旧社会鞭子抽我身,母亲只会泪淋淋


 


儿子,难道奶奶不是和我们这位亲爱的妈妈同年生


原来奶奶和这个妈妈同年生呀,奶奶有一个伟大的同年


真为奶奶自豪,妈妈,我亲爱的妈妈


你真聪明,爱死你了,妈妈


 


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


美妙悠扬的歌声又一次在母子的对唱里久久回荡


 


 


 


 

母 爱(外一首)

爱(外一首)


 


上官西泉(向光辉)


  


 


 


没有星星的



小小萤火虫们


总找不到回家的路,


 


萤火虫妈妈,


拔出来一些


自己心上的烛


为孩子们做了一盏盏


小小的灯笼


红的黄的绿的灯笼


闪烁在夜幕


 


 


这样,小萤火虫们


在冰冷的夜幕


再不会迷路


总能找到自己回家的路


 



 


 


孩子,你的梦是什么颜色


黑白的还是彩色


梦里我狂奔过


飞翔过,跌到过……


却不曾留意它的颜色


 


是灰色的吧


我这样回答母亲


母亲拍拍我的肩


孩子,彩色的梦


要用心感受才有啊


 

老 木 房 和 外 公


 


上官西泉(向光辉)


 


 


指甲刮去苦涩的肌肤,拧只喇叭,含在嘴边。呜呜,陪伴着年少的心,从笛孔里跳出的是小嘴里的金津玉露在春潮里跳跃,在春风中舞蹈,在鸟语里颤动,“呜呜”,“呜……呜”;头上的春鸟唱和着……


 


“呜……呜!”儿时的春天,每年我都拧出柳笛,声声呜呜唱响故园的那个山凹那个山头。山凹飘飞着柳絮蚕儿,绿茵茵、毛绒绒的娇嫩的可人儿,,穿着轻纱,展着翅飞翔,飞向山里山外那蔚蓝高远的天宇。


 


山凹外,九曲十八弯;山凹里,梯田层层叠叠十八弯九曲;蜗居在山凹的是老木房。


 


曾经,黄桐油香,古铜的肤色闪烁着木房青春壮年的釉彩;曾经,青黛瓦线,屋顶齐崭着乌黑倔强的粗发;曾经,笑弯春天枝桠的是满树的梨花、桃花和石榴花儿。曾经,袅袅炊烟,轻轻招手唤回老黄牛哞哞归栏,小黑狗欢跳着追赶着一群鸭,下蛋的老母鸡在阁楼上叫嚣,柳笛声中汩汩跳出清清亮亮的岩泉。


 


曾经的木房,木风车咯吱旋转吟唱着山间农家千年的民谣;青石板磨砺成坦坦荡荡的亮镜,照映出木房多少目光的悠然回眸。


 


  如今的木房,沧桑成苍苍老者,褪去了往日青春的光华,歪斜着睡在了更翠更幽的山凹里了;与她同眠的,外婆、外公、墓碑,还有我童年那颗赤子的心;不眠的是汩汩的岩泉,是我成年后对老木房深情苍凉的凝望。


 


  而记忆中的外公,是个沉默寡言的老人。外公从不愿轻易向人讲述当年的那场生死搏击的战役。只有当他伸出那双老茧的手,你会赫然看到两根断指,那是他右手的食指,扣动扳机的那根手指;还有他右手食指的孪生兄弟——中指。只有当他行走,你才看到他是跛的,这都是被三八大盖的刺刀所赐。


 


  他们的部队,几百号人都长眠在了那个山头;只有他还在死人堆里晕倒着活着……醒来的外公看到了满地的鲜血,满地的小太阳的钢盔,横七竖八的三八大盖,还有血色的夕阳,血色的僵硬的残手……


 


   “活着就好,有饭吃有衣穿就好”每次说到这句话,外公都陷入了沉思;外公深吸一口长铜头竹竿,旱烟火亮成天上满天星,袅袅吐出的云雾在山凹萦绕,还似在祭奠着逝去的英魂。


 


 


 


 


 


 

我写湖南2011年高考语文作文

 2011年高考湖南语文卷作文:某歌手第一句话由“大家好,我来了”变为“谢谢大家,你们来了”,以此为意自拟题目写一篇作文!


 


                               谢 谢 大 家,你 们 来 了











                             向光辉

 

                         (一)谢 谢 大 家










  我回来了,我来了,我回到了父辈们曾经生活过的故园,然而它却是我的异乡。我被分配到了这个千年古镇的一所高中里。这所高中曾经很辉煌,曾经是河东最出名最有实力的学校,出了很多大学生;然而到我来这所学校的时候,这所高中已经从90年代的辉煌走向衰落了。来这所学校就读的生源大减,原计划的人数来了不到一半,一些初中毕业成绩好点的和家境好的都千方百计进了省重点和城里高中了,而一些成绩不痛不痒的和家境吃喝拉撒七上八下的不是去了广东进了厂,就是进了职业学校学技术了,剩下的都是些中等马下下等马了。这样的情况叫这个学校的校长很为难,所以校长对我们新来的3个老师说:谢谢大家,你们来了。但是情况就是这样的了,很抱歉……接下来的意思我们懂了,校长被迫把我们流放到了镇里的初中了,而镇里领导们又把我们流放到更偏僻的山里初中学校了,我被到这里最高的一座山峰下的初中,距离镇里据说有13公里,那里有12个班八百来号人马










  我去不去呢?我又面临一次人生的选择。西部计划的时候,因为母亲的哭诉和执意挽留,我大学毕业就业最终选择不去西部,而是回到母亲不远的南方,这一次我该怎样选择呢?我要去那个山区中学吗?遇到这种情况,作为一个还没有家室的未婚男子,不是对家里老爸、老妈征求意见就是向女朋友征求意见了,我没有女朋友,所以只有又转向老爸、老妈了。










  打电话回家,又是父亲接了电话,父亲听了我的申诉,在电话那头大声地喊:你回来,帮我打理南杂店的生意,你教书累死累活也只有千把块一个月,我搞批发顶你三个人呐。回来!母亲抢过电话:你自己决定了,不要听你爸的啦!”“我去不去?……管他呐!我先去那个山里看看。










  我是去了,和堂弟一起去了,我们坐着一辆租的摩托车屁颠屁颠地去了,这个司机是那山里的,为了安全起见,我租了他的。

                        

                       (二 ) 你 们 来 了 !












   那天中午,山里的摩托车司机带着我和堂弟进山了,一路斗折盘旋攀行,这里是湘中大山深处,不远处就是湘中的最高峰了,可以看到山间云雾萦绕。对于我这个在低矮丘陵和平原交接处长大的人来讲,父辈们曾经生活的地方对我来说是一个使我入迷的地方,在这里我寻找着父辈们的根。我就这样一路看山看水,一路感觉很新鲜,后来这里土生土长的同事有的却抱怨这里穷山恶水,还给我讲述每年这里都有人骑摩托摔下危崖而死险恶情景,我却极不赞成他们的说的穷山恶水,要说偏僻倒有点。






   这里要是没有石拱桥,这里绝对是个偏僻之地,可以说是一个远离喧嚣闹市和世俗的新桃花源了。一条有长又深的蛇行大溪只抵大山深处,一眼望不到它的源头。水中有很多又小又活泼的石板鱼,在清澈见底的石头间往来翕忽,并怡然自乐。当时我特惊诧这里竟然还有这样一处人间的胜景,这是我所见过的最自然、最新纯、最绿色的山景了,那是10年前我人生当中最经典最难忘的一幕了。






   这里每隔几公里就有一座石拱桥,有一座有近半公里长,山路九曲十八弯萦回,一路爬山过水,在群山峻岭之间,我正纳闷将驶向何处的时候,却又钻进几个弯,转过了一道险峻的刀削的陡立的山壁,你正郁闷哪里是人家的时候,忽然眼前豁然开朗,前面出现了一个四面都是山的山村了。村里炊烟招着手摇摆,屋舍连绵,屋顶的青瓦似鱼鳞起伏,那古色古香的桐油木板房静谧的坐落在青山绿水间,只听得溪水的潺潺声有节奏地伴奏着山村进行曲,这里就是我的目的所在地,据说这所初中就位于这个村庄,这个村庄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硐上。据说这个村有上千年的历史了,这里还流传着许多动人美丽的故事。连接这个村庄为一个整体的也是两条青石材质的石拱桥,这样的石拱桥很特别,没有任何钢筋、水泥和建筑泥浆;桥体身资也有优美意境,弯弯的犹如弯月匍匐卧在溪流之上。那么这样的石拱桥是怎么建起来呢?据当地的老人讲是用糯米煮熟粘合成的,这里桥有的历史悠久,有的有上300年的历史了。






   这里不仅有石拱桥,还有一些原木的杉树桥和棕树桥,一般搭在山上小溪上。当我目不暇接流连于这里的山村美景的时候,我们差不多来到了这个村庄的尽头了,在一处山崖转角处,摩托车司机告诉我们,这里就是那个中学了。我顺着他刚才所指之处望去,山崖上有几栋陈旧的房子,一栋木结构的二层楼房,旁边则是一栋红砖3层结构的青瓦房,山崖陡处有一堵低矮的红砖围墙。哇,望上怕有尽100米高,这怎么上去?摩托车转了一个弯,在拐角处,我们发现了一条有陡又长的石阶直通山崖顶上。这个台阶倒是有气势,跟这个学校的房子形成了鲜明对比了,感觉里不亚于南岳陡峭处地台阶,还有点泰山十八盘上台阶的模样了,数数怕也有200多级了。我的天,当我和堂弟上气不接下气,拼着小命爬上那个台阶的时候,我们只有扶着崖上大杉木用手板扇风的份了。还记得那是9月的一天,已经开学一天了,那天我带着我上个暑假期搞家教赚来的手机,可是那里却没有任何信号。






   刚好那时下课了,很多山里孩子从木楼里,红砖房里鱼贯而出,在狭小的土操坪里跑来跑去,操坪有两个篮球架子,用水泥铸的柱子,上面用木板做的球板,很陈旧的样子。当我在问这个学校的校长在哪里的时候,一个有着毛泽东嘴型也有着相似痣和发型的中年胖胖壮壮男人,笑眯眯地从木楼下来向我们走来,一下子握住了我们的手:你们来了!欢迎你们……当我向校长介绍了我们的时候,校长还是笑眯眯的:前年,镇里分到我们学校2个本科大学生,一个来了半年就走了,一个今年也考公务员走了,我们这里是出人才的地方,我们学校虽然条件有限,但是我们一定尽最好的条件安排你的,小刘(物理老师)今天没有来,没关系。谢谢你,你来了就好,你还是我们学校有史以来原始学历最高,也是现在我们学校最高学历和最有名大学毕业的了,欢迎你和你老弟,我们今天为你接风洗尘!






   看到校长这样重视,我马上决定要在这里干下去了。我立马向校长请缨去上课,校长显得很高兴:小向,你风尘仆仆和你老弟来我们这里,辛苦了!今天还是先休息休息,我们这里的饮水很甜的,是山上下来的泉水,冬暖夏凉的。还有刘总务,给小向安最好那间房子,木地板的,对着南风蛮凉快的那间。张主任(教务主任),等下给小向把参考书和东西发来,让小向熟悉熟悉我们的新课本。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们讲就是了。






   第二天,我就走马上任了,教务主任给我安了一个初一班语文和两个班地理,四个初三班的体育(因为我的简介上说明了我是大学校排球队主力),还鼓励我:小向,你重点大学毕业的,能者多劳嘛,多上的课,我相信你不在话下,并且多上的是有数数的。我都无所谓啦,反正累不死人:主任,您放心,我们年轻人,有的是力气!可是,当我走马上任不到3天,初三一个班出事了,班里学生跟化学老师对着干,原因据说是这位化学老师喝酒又抽烟,并且还特能喝和抽,有几个学生差点被他熏得晕倒。并且这位老师喝了酒之后还喜欢骂人,有时候据说还讲题目也糊涂了。这些学生于是在他的课上很不配合,这个老师为此很恼火,多次向学校请求不上那个班的课乐。这个老师家里老婆据说是个仙姑,当地叫娘娘婆,据说很灵验,很多信神的农村老婆子都来她家里,据说还请了一个人帮她煮饭招待来的人,因此家里烟酒都有信徒送的。学校领导为此也很恼火,本来学校少了教师,教化学的老师本来就只有一个。出事的这天,这化学老师又喝得醉醺醺了,学生们不听他的课,在下面吵啊笑啊,有的几乎逃课。于是喝酒了的他在讲台上骂,下面一同学结果在讲台跟他对骂,两人差点动手。酒醒后,他生死都不教那个班了。领导很为难,左考虑右考虑,于是找到了我,要我去教那个班,我的上帝我的神,我是学文学的,教语文可以说是的本门武功,要我去教化学,这不是说神话吗?高中虽然我化学学地蛮好,但那也是6年前的事了,这个我可不敢担待了。校长又亲自出马了:小向,我们这里都是中专出身,没有专门学化学出身的,你是正牌大学生,我们的大学都是自考啊广播大学函授的,没有学什么东西。你不帮大家一把,没有谁能帮了;就算帮我一把了。你就试一试,中考没有考好没关系,绝对不是你的责任……话说到这个地步,我也不能让领导为难啦,于是我又加了一个班,八大班子,500来号人马,倒也浩浩荡荡的,要是在军队里面我算个团长了,这样想来倒也有点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