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高中面临的尴尬

  


  高中读书成绩好的,不管你穷还是富,每期都有钱补,这在一些农村高中成了一个不是秘密又是秘密的秘密。比如2012年就有中国建设银行“建设未来资助贫困高中生成长计划”,每人可以获得1000元,本来计划的初衷应该是资助那些贫困高中生中品学兼优的学生吧。但是实际上资助的这些农村高中学生中,有的家庭根本就不贫困,只是成绩很好,他们中一些人,在他们被招进学校就已经由学生承诺了,每期都要补一些“生活费”给他们。


      这样的承诺是怎么来的呢?这还得从当下这个高中教育大形势说起。现在的农村中学都面临着一个普遍的问题,没有生源就没有学校的优势生存,目前家庭好,学习成绩好一点学生都想读名校,这正如师资向名校“一江春水向东流”一样。现在的贫富差距也同时孕育了“贫富不均”的教育,一个市,往往最好的是一中,也是学生和家庭最想去就读的地方。同样的,一个县最好的一般是一中,也是学生和家庭最想去就读的地方。都想进师资好环境好的地方,那剩下的这些二流甚至三流四流的农村高中,就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境地了。虽然现在提倡素质教育,但是现有的社会氛围和体制,仍然让中国这种教育换汤不换药,说到底,家长和社会关注的仍然是你这个学校考了多少清华,多少北大,考了多少一本多少二本,简单干脆点来说还是应试教育的坯子。于是这些农村高中为了招到生源,特别是好的生源,不惜学校之间互相挖墙角,并且还在不同的乡镇划分势力范围,有的学校甚至还有专门招生的教师,有的还专门设置了本校招生办主任,即使这个主任本地教育主管部门不会认定。只要是招到了好生源,学校就是物质金钱奖励这些招生的相关人员,其中包括这个学生原有的班主任什么的,俨然一副现在职业大专院校招生的架势,可以说一点也不逊色。


     比如,为了招到一个尖子生,甲农村中学三顾茅庐答应免他的所有学费,还每月补200元生活费,并且把他放在这个学校最好的实验班里;乙学校也是市重点,自然不甘示弱,为了吸引这个尖子生,自然也是三顾茅庐以至四顾五顾茅庐,并且提高价码,首先全免学费,其次,每月生活费300,还有就是上面所说的这个中国建设银行“建设未来资助贫困高中生成长计划”的票票,这个尖子生也可以瓜分,不官他贫困与否。而接下来的丙农村高中也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自然会动用己有所有筹码,比如这个尖子生的某某姨妈,某某姨妈的舅舅的小舅子的姐夫,或者是干脆在甲乙的基础上再加点筹码,考上清华、北大再奖10万,考上国内除清华、北大的前10名大学奖励3万……


     这样,农村的这个招生就无形中形成一个他们说的市场,很形象,有的农村中学干脆称呼为招生市场,在他们眼里这是一个没有硝烟胜似硝烟的战场,不仅关系到学校的命运也关系到领导们的前途还关系到所有任课教师和诸如学校电工,学校木匠、花匠们的奖金,原来叫奖金,现在有个流行的新名词叫津补贴,不过现在只限制在高中以下的中学和小学发放,而高中只参照这个标准发给高中教师,但是这些用来发的票票怎么来,就只能靠来读书的学生交的学杂费里来。因为没有学生来读书,那么这个农村高中就没有多少收入,现在大家知道的,物价比10年前涨了几倍,但是教师的基本工资还基本停留在10年前,没有学生来读书,那么教师和相关职工的课时津贴就没有多少着落。于是乎,要想照到生源,就只有挖到好生源,考几个名牌甚至清华、北大什么的,提高社会知名度,这样就能吸引到生源。为了吸引到好生源,就得出卖一些其他学生的利益,于是就发生上面那一幕,把本来用来资助贫困学生的票票用来不分贫富平均发放给原来那些高份考进的学生,这不是公开的秘密,是家长和学校,当事学生和学校的承诺的兑现,但是对于那些真正贫困又还贫学兼优的学生来讲,却是一种被忽视的秘密,这对他们又显得不公平。


    在整个这个资助贫困的分配过程中,学校扮演了一个很尴尬的角色,把本来属于真正贫困又还贫学兼优学生的权利给几乎变相剥夺了,这不能不让我们对教育的公平性来一次重新思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