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写2012年湖南高考语文作文 老茧的残手

[文题]2012湖南高考作文题:完整版:一幅双手的图。图上是一段和手关联的几句话:伸出手是温暖的服务,张开手是创造的力量,摊开手是放飞的想象,合拢手是收获的快乐。以此写一篇文章,题目自拟。


 


[下水作文]


 


伸出手是温暖的服务,张开手是创造的力量,摊开手是放飞的想象,合拢手是收获的快乐。


 


                                   ——题记


 


老茧的残手


 


记得小时侯的我,特喜欢看电视,那时侯农村里,彩色电视机还不多,也只有几个殷实的家庭才买得起。那时候,我特别喜欢看动画片,那时候的动画片不像现在动漫片一样丰富多彩,但是还是很吸引孩子们的心;每天到了下午五六点的时候,就是电视里放动画的时间到了,我就会千方百计地想看到这样的动画片。但是,那时候,我家没有电视机,所以就跑到离家几百米的五叔家去看,以至于每次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妈妈都要喊我吃饭。


后来,我家终于也有了一台电视机,黑白的,不过是二手的,老式的那种黑白电视机,虽然人家的早已是彩色的了,但是我还是很喜欢,毕竟我家终于有电视了。于是,那电视放动画片的时候也就成了我的专有了,任何人都不能去换台看其他频道,否则,家里这个最小的太子也就是我会闹个他们不得安宁。其实,我家也没几个人在家,妈妈和姐姐出外打工了,爸爸不常在家,奶奶太老了,也不和我争的。


但任何事情都不可避免有一些意外。


一次晚上,奶奶早睡了。村里一些人在动画片播放时间来到了我家谈事,有个村里的干部要看新闻节目,爸爸就将台换了,我不肯,跳上前用电视上的按纽换回了原来的频道。还没看一分钟,爸爸又将台换了,我硬是又换了回来,几次反复后,我干脆用身子挡住了爸爸要出来的通道。


“让开!”爸爸挥着他那双老茧的残手,示意我让开。


那是一双残手,两年前,爸爸去外面打工,在一个五金工厂里,被机器削去了两个手指,成了现在这个残缺的样子了。回到家里的爸爸,每天还是忙碌着,忙着农活忙着照顾山坡上的果园,却很少照顾和搭理我。


我望了一眼爸爸的那双老茧的残手,我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


“让开!”他朝我吼道。


我不敢回嘴,只是倔强地依然挡在那里。


“算了吧,随他看了。”那些大人中有人劝道。


“让不让开!”爸爸他并不理会,依旧朝我吼道。他的嘴角抽搐着,额上的青筋也暴了起来了,仿佛就要突破他那黑黝黝的皮肤冲出来了,特别是他的眼睛,平时的温和早已不见踪影,瞪得浑圆,也仿佛要突出眼眶像张飞一样向我冲来,要将我生吃了一般。


我没有出声,我恐惧地瞅着突然间凶神恶煞的父亲,眼泪刷刷地流下来,却仍然没有移动我的身子。


他冲了过来,瞪着那泛白的眼珠。我不知道他会怎样?是拿那跟干竹稍苗抽我,还是直接一个大巴掌扇过来?或者……我害怕起来,放声哭了起来,身子却依旧不动,倔强着站着。


我的眼睛逐渐模糊了,我已看不清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只觉得他那双老茧粗糙的手张开抓起了我手臂,我的心一紧,忽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揣起,随后,他将我拖了出去,不管其他大人的劝阻。


我在地上嚎叫着,滚动着身子,用手拍打着地面,却只是模糊中看见他转身就进了屋,无丝毫停留,就像刚刚扔下的只是一堆垃圾而已,垃圾在他心里能有多少分量和用处?


于是,我哭着跑了出去,躲在离家较远的田里的一堆稻草垛旁,并发誓不再回家。


渐渐地天越来越黑了,乡村秋日的夜慢慢地凉了,还刮起了冷风,我抓了把稻草盖在身上,依旧抵挡不住寒意。周围静悄悄的,只有草丛里传出不断的虫鸣,还有那不远处的山溪潺潺的水声和山上传来森森的风声,第一次独自离家出走,一个人在野外,不免有些害怕,孤独无靠。四周黑暗无边,只有远处的房屋窗子里透出昏黄的灯光,显得很温馨,不免有点想家,有点想在千里之外打工没有回家的姐姐和妈妈。


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风中多了一些呼喊,而且渐渐大了起来,朝声音传来方向看去,有一群人打着手电筒,四处寻找。手电四处照射,不时掠过一个人的脸和手,他的眉头皱着,眼睛不是那样浑圆,反而有点像瘪了的气球,有点颓废,他的眼神不再愤怒,而是透着自责、担心和焦虑,他的手握着手电,不断地抬起,伸出,他在四处照射,他在四处寻找。


欲言又止……


最终有束光照到了我,我没有躲闪。不一会儿,一个人冲了过来,又是一股巨大的力量,不过是将我抱起。


“是爸爸错了,爸爸以后再不跟你抢电视了,我们回家吧。”爸爸伸出那手满是老茧而又透着温暖的手,把我紧紧搂在他宽厚的怀里;我偏过脸去,却瞥到了他闪烁的泪水、透着极度兴奋的眼睛。


我永远也忘不了这双眼睛,皱着眉头,有点颓废,透着自责、担心和焦虑的这双眼。还有爸爸那双满是老茧而又透着温暖的残手。


 

发表评论